邓妈妈带着我们的胃“过一天他乡的生活”

001PAFuBgy6HOoZ7Y3r5d&690

(和爸爸住在邓妈妈的“台南.这里”民宿)
整理照片,看到了“台南.这里”的民宿主人邓妈妈亲切的脸。那是在窄巷咖啡,台南门最窄的咖啡店。如果要搬大件东西,必须得通过窗户吊装,是我们小时候很多人所拥有的搬家记忆。
001PAFuBgy6HOp1r2x826&690
(邓妈妈在窄门咖啡的窄弄里,穿着她结婚时买的裙子)
那天,64岁的邓妈妈穿了一身得体的裙装,我说邓妈妈,你这身裙子穿在身上很漂亮啊。她没有像一般中华妇女那样立刻斩钉截铁地反驳:“哪里哪里,难看死了!”曾经开过二十几年幼儿园的邓妈妈大大方方地说,“谢谢哦,谢谢,那是我结婚时候买的。”就好像她指着民宿客厅里的家具和音响,也会说:“那是我结婚时的嫁妆哦。”好像三十多年发生的结婚那件事,只是在昨天那样,而一切竟然还好像是新的一样。惜物的人也同样被值得珍惜。
初到台南那天,邓妈妈就花了半天带我们从高雄县的达港渔市吃到台南市区,好像progressive dinner,从前菜吃到甜点,从日照三尺到夜幕降临。邓妈妈精力十足旺盛,她说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来的话,她就索性骑摩托车载我吃遍台南了(十足让我想到了我的西贡时光!也是坐着摩托车,一顿饭吃一个下午五个不同地点的节奏),现在她则开着她的佳美汽车,气势十足地带我们横扫了中华西路一段的小卷米粉,康乐街南兴鳝鱼意面的麻油鳝鱼和腰子,保安路上的米糕和虱目鱼羹,都是她执意要我们品尝的老字号的,她记忆中的府城风味美食。
001PAFuBgy6HOqfa8Yc14&690
001PAFuBgy6HOqfNr1qec&690
(和邓妈妈逛高雄县的达港鱼市)
分手时已经是晚九点了。我们说明天我们自己玩好了,她说我要带你们“去-吃-好-吃-的!”我说那我们中午碰头好了。她疑惑地说,那你们的早饭呢?从早饭开始,我就要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和我们告别后,邓妈妈提着一袋子在达港渔市买的贡丸和小卷米粉处打包的小卷,继续向婆婆家里驶去。她婆婆是常熟人,跟着国民党军官的丈夫49年到了台湾,老婆婆还说常熟话,做好饭会对小辈说“熬少熬少”,就是快点来快点来,小辈们都听不懂,心想什么“好烧好烧”啊,菜又没有那么烫。邓妈妈还说老婆婆喜欢吃一种核桃一样的坚果,但又不是核桃,台湾没有,她讲不出名字来,每次大陆来亲戚都会帮老太太带。爸爸说是香榧子吗?她说,对,对,就是那东西!
001PAFuBgy6HOqjCbff9d&690
(和邓妈妈品尝中华西路一段的小卷米粉)
91岁的常熟婆婆正等着她打麻将。她们那晚将会打八圈麻将,会打到半夜一点半。
第二天八点,邓妈妈又精神抖擞地载着我们前往在她口中“不错吃”的府前街的圆环顶粽子店和开山路的友诚虾仁肉圆的路上了。
谢谢亲爱的邓妈妈,你让我们有机会像一个真正的自在客一样,“过一天他乡的生活。”
001PAFuBgy6HOqoxoQG5a&690
(保安路上的米糕)

001PAFuBgy6HOqoJxKm96&690

(康乐街上的麻油鳝鱼)
001PAFuBgy6HOqoZSzycc&690
(邓妈妈带我和爸爸在圆环顶粽子店的早餐)
001PAFuBgy6HOqzPMLy9c&690
(邓妈妈说,这个麻辣臭包子,我也没有尝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