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身台南『新町』巷弄裡的老房子

人不親土親,憑藉著對台南這片土地的熱愛以及身為台南人的驕傲,和外子決定在台南經營民宿,好讓短暫停留的旅人能更了解並一同分享台南府城的歷史文化、小吃與文創藝術,展開一場台南溫度之旅。

同是理工背景工業系出身的我們,經多次討論與多方建議採納,決定將整體民宿設計氛圍以工業風格為基底。運用粗獷裸露的工業風格融合50年代鮮明色彩與幾何圖形的普普風格,以保留老房子的原汁原味,懷舊中又帶點叛逆。

『新町』是二十世紀台灣風月文化、金迷奢華的代表,歡場迎送賓客景象不復,徒留府城歷史變遷的記憶與故事。
隱身在日治時期台南『新町』巷道中的老房子…
在爲她重新上妝的同時,除想保存老房子原有面容外,另再想結合海安路的街頭藝術,讓走過ㄧ甲子的她更顯美麗獨具風格,提供旅人玩古又看今的台南旅程。
現在由我和同為台南人的外子,一起爲她擦脂抹粉,使她重新展開笑容,賦予了新生命

來老房小屋,享受屬於自己與新古樸的定靜…慢活~

隨手雜記短片…

裏頭裝擺飾處處充滿了設計巧思…

『俺家』是個雙關語,除取台語諧音往住宿房間方向外,還代表著,希望每位來往旅客能把【房小屋】當作自己在台南的第二個家
9P9A4910

夾娃娃機裡擺放著要給來往旅客當伴手禮的台南在地名產,保證百夾百中,以低於市價兼具遊戲趣味的回饋旅客
9P9A4916

白水木水漾會館《關於白水木》

白水木照片

我們座落於墾丁著名觀光景點「船帆石」區域,鄰近沙灘步行約2分鐘,離墾丁大街車程約5分鐘以內。享週邊山海景致,前擁湛藍台灣海峽;右望大圓山之美。

我們共有兩館,分別為「水漾館」有5間雙人房,「臻品館」有3間四人房,全館僅有8間私房,精挑八種風格,每房限定,僅此一款。

WWHouse is a delicate-designed hotel, which makes your trip even more elegant and stylish. WWHouse is located in the well-known Chuanfan Rock area in Kenting. It takes merely a few minutes to the Chuanfan Rock beach and the thriving Kenting Avenue. There are only 8 suites with unique and independent theme styles, one of a kind!
Like a hotel, we stick to the quality.
Like a hostel, we treat you with all our enthusiasm.
Experience the new definition of vacation in WWHouse!

《關於白水木》
白水木水漾會館,精緻設計旅店,點綴你的品味旅行

來到船帆石沙灘,很清楚就能發現,兩棟斜屋頂白色簡約的建築。
白天的白水木,一抹純白佇立著,宣告著假期的來臨,
夜晚的白水木,香檳耀金交織著,訴說著動人的情衷。

白水木水漾會館,座落於墾丁著名景點「船帆石」區域,
鄰近船帆石海灘,步行約2分鐘,離墾丁大街車程約5分鐘內。
共享週邊山海景致,前擁湛藍台灣海峽,右望大圓山之美。

共有兩館,分別為雙人房「水漾館」;四人房「臻品館」,
全館僅有八間私房,精挑八種風格,每房限定,僅此一款。

白水木,並非很高貴的樹種,卻能長出自己的格調,這種精神如同我們的經營理念,

類飯店,品質堅持
似民宿,熱誠款待

渡假住宿,新定義,盡在「白水木水漾會館」!

乘車資訊:

※ 台灣高鐵:

方式1 :高鐵左營站 → 轉搭中南、國光客運或「台灣好行-墾丁快線」→ 小灣(墾丁)站 → 自行承租汽機車往南走(步行約40分鐘) → 船帆石沙灘
方式2 : 高鐵左營站 → 轉搭接駁計程車(共乘方式,費用請來信詢問,可事先告知代訂)→ 直達船帆石

※ 台鐵火車:

方式1 :高雄火車站 → 轉搭中南、國光、高雄及屏東四家客運,高雄墾丁線(9188或9117)。
※9188 高雄—墾丁: 走台88快速道路,車程約2小時(建議此車種)
※9117 高雄—墾丁: 走一般道路,車程約3小時

方式2 :高雄火車站 → 轉搭接駁計程車(共乘方式,費用請來信詢問,可事先告知代訂)→ 直達船帆石

※ 機場:
方式1 :高雄國際機場 → 轉搭接駁計程車或9117 高雄墾丁線
方式2 :恆春機場 → 轉搭計程車或客運(機場至墾丁約30分鐘車程)

自行開車:

※ 國道一號(中山高) →高雄小港→台17線→水底寮→台1線→楓港→車城→台26線(屏鵝公路)船帆路→左轉船帆路852巷→抵達 白水木水漾會館。
※ 國道三號(二高)→屏東南州交流道→台1線→水底寮→台1線→楓港→車城→台26線(屏鵝公路)船帆路→左轉船帆路852巷→抵達 白水木水漾會館。
※ 東部出發(台9線) →楓港→車城→台26線(屏鵝公路)船帆路→左轉船帆路852巷→抵達 白水木水漾會館。

接駁代訂:

※ 抵達會館接駁方式與包車導覽代訂,如有需要
可提供您的聯絡方式,以便於給司機聯繫。

出發地點/抵達地點 :
方式:包車/共乘 (請選擇)
聯絡人姓名:
聯絡人電話:
接駁日期與時間:
(高鐵班次或班機班次)
人數:

※ 《建議抵達會館方式》
1.公車:
從高雄搭乘公車(墾丁快線或屏東客運)抵達 [墾丁大街小灣站],
仍需步行約30分鐘 或 搭計程車 約3~5分鐘方可抵達會館。
建議搭乘計程車直達會館,最為方便。

2.短程接駁代訂:
墾丁大街小灣站 至 白水木水漾會館
白水木水漾會館 至 墾丁大街小灣站

3.長程接駁代訂: 共乘、包車 兩種方式
(共乘為每站讓乘客下車 ; 包車為直接抵達會館)
高雄高鐵左營站 至 白水木水漾會館
高雄火車站 至 白水木水漾會館
高雄小港機場 至 白水木水漾會館
白水木水漾會館 至 高雄高鐵左營站
白水木水漾會館 至 高雄火車站
白水木水漾會館 至 高雄小港機場

※ 以上皆可代訂,共乘與包車費用可來信詢問。
如需代訂接駁,請提供到達時間、聯絡電話、人數,以便提供給司機聯繫。

白水木水漾會館 歡迎您的蒞臨

花爵垦丁—-艺术家的用心生活

从厦门走小三通,在高雄下了飞机,直接坐公车从小港机场去恒春古城,这是最简便最经济的方式。民宿很好找,下了公车走个百来米就到了。

wKgB4lOi8aeAFEJYACYmVFCcDZk42.groupinfo.w600

花爵垦丁是栋四层的小楼,第一眼看到的感觉就是—-跟网上照片完全一样,所以觉得很亲切。

2

民宿主人徐姐夫妇特别热情,一进门就端来水和凤梨,就像招待自己家的客人。

QQ截图20140625101646

整栋楼给人的感觉就是很艺术,很唯美。

QQ截图20140625181747

五个房间,色调不同,主题不同,风格也不同。这是一个具有波斯风格的房间。从家具到吊灯,从男主人的油画到房间的装饰小物,无不透出波斯文化的神秘感。

QQ截图20140625181834

房间所到之处都是一尘不染,从卫生间到阳台。每个阳台都配有洗衣机,这个让我很惊讶。普通的衣架不用说,连挂内衣的小衣夹都准备好了。

QQ截图20140625101917

徐姐也很热爱艺术,家里摆满了她的作品:柜子里五颜六色的玻璃剪贴的挂盘,民族风十足的手工项链,茶几上的雕塑,台子上的铜质工艺品…… QQ截图20140625144824

早上起床,在花园庭院中吃徐姐亲自做的营养美味又艺术的早餐:bagel加上了pizza的元素,鸡蛋时在麦芬模具中烤的,意式烤土豆,火腿上配了黄瓜,荤素搭配营养又漂亮,最后是两片凤梨,还有一杯homemade的冰豆浆,红黄绿白艺术地摆放在白色的餐盘中,宛如一幅静物画,实在秀色可餐。

QQ截图20140625133833

在吃饱的同时,又能够赏心悦目,享受生活中美好的早餐时光。

QQ截图20140625181324

逸翠轩民宿—-土豪奇遇记

刚下过雨,院子里本来就修剪得很整齐的草坪更是显得绿油油的。休闲桌椅,秋千,透出山村的悠闲。QQ截图20140711101511来到旁边的荷花池,池子里四季莲开得正好,三朵五朵一簇簇,粉色的,白色的,紫色的,花朵虽然不如荷花大,但依然漂亮和精致。 QQ截图20140711101641

QQ截图20140711101658池中有一个木桥通到休闲平台上,如果没下雨,在这里品茗赏花应该是很浪漫的事。QQ截图20140711101738荷花池旁边是鱼池,鱼池后面是果园,芭乐已经挂果。果园过去是菜园。QQ截图20140711101821爽朗的孙小姐是个很有爱心的人。接下去的两天她的民宿被台北来的私立小学包了,所以她除了把所有房间设施准备好之后,开始自己做爱玉给孩子们吃,她说孩子们很喜欢吃爱玉,有时她还教孩子们怎么做。QQ截图20140711102043孙小姐性格很好,如果是公司的team building,或者一群朋友一起出游,住这种民宿特别好。可以包栋,然后在院子里party,是个集体活动的好地方。

在九份的”a-home”讲颂

QQ图片20140421142857

QQ图片20140421190137
启蛰的时节,在两场春雾的间歇,选择从轻便路穿过九份。

大多数人在九份,通常徘徊在九份老街弯曲的基山街和陡直的竖崎路,其实当你从上到下走到升平戏院前的那个十字路口,应该避重就轻地左拐上那条叫做“轻便”的路,走着走着,远眺基隆港的灯火,你甚至以为自己到了阿玛尔菲海岸的波西塔诺。”2/3的九份在这里,”“a-home”民宿的梅姐这样告诉我,梅姐的先生勇哥则更干脆,“九份除了老街不好玩,其他都好玩。”

1.

001PAFuBgy6IcZp3wRE56&690

在三月下旬一个多雾又阴冷的早晨踏进a-home的早餐空间,我被氤氲着的一室客人的温暖气息包围了。主人梅姐和勇哥正忙碌着为客人准备早餐,滴滤着咖啡,寒暄着天南地北的家常。这里是主人为客人特意留出的公众时段,而十点过后,这里又回复成这对夫妇的清静所在。在客厅的露台尽头,有一张软塌,那是矿工的儿子,九份老土地勇哥在客人都离去以后发呆的地方,从那里远眺,就是基隆港。

勇哥本来不在这里发呆,他小时候发呆的地方,现在正被我住着,那是他的祖厝,也就是家传老屋,现在被改为民宿“a-home”。他和梅姐则移居祖厝斜对面,租屋而住。a-home既是自己的家的意思,也和日语“あほう”(傻瓜)的音相同,勇哥喜欢标榜自己是个傻子。

我睡的那间叫涧赏亭,室外是日式禅风的庭园,有鱼池,有假山,有一排摇椅,有木雕的达摩像,室内则有勇哥用捡来的漂流木打造的木梯,和桧木做的浴池,让满屋弥漫着这种台湾特产木头的清香。浴室对面还有一个很长又深的防空洞,提醒着这里曾经经历的动荡的年代。勇哥从少年起开始发呆的地方在二楼,当我盘膝在那张单人小床上,能看到窗外九份常见的灰黑色斜斜的屋顶,还有蹑手蹑脚如白驹过隙闪过的猫。我刻意美化,说,“你是禅修静坐吗?”勇哥用很“あほう”的语气断然否定说,“不是,就是发呆啊”。

001PAFuBgy6IcZr6yRc4a&690

(photo by a-home, from zizaike.com)

001PAFuBgy6IcZt1qjm40&690
(photo by a-home, from zizaike.com)

在湿嗒嗒的黄昏,没有兴趣和游客一起征战在雨伞下的九份暗街,便去找勇哥和梅姐聊天。喜儿和弟弟两只大狗湿漉漉地扑了上来,主人家自己改装的炭炉在热一壶茶,炭炉上的铁丝架子在冬天用来烘烤衣服,九份是个相当阴湿的山城。舒缓的fm电台音乐。在炭火旁取暖喝茶聊天,听听勇哥聊矿村人的宿命,真是仲春薄泥雨日在黄金山城所能做的最惬意的事。

001PAFuBgy6IcZuJ5hi1c&690

2.

001PAFuBgy6IcZJEOCO1e&690

勇哥的祖父是九份的乡绅,在日据时代曾投资矿坑,当时日本人不准当地人进行黄金的私下买卖,祖父私下偷偷收购黄金,为了洗白黄金还开了个银搂。但机关算尽终还是被日本人抓了,行刑,从牢里放回来不久就去世了。家道从此中落。其他叔叔伯伯都离开九份,外出做生意,勇哥的父亲不愿离开九份,而不离开这里的唯一选择就是做矿工,于是他成为当时学历最高的矿工,一个有高中文凭的矿工。20岁不到下矿,35岁就只能回家养病,那种矿工的矽肺病,养病等于等死。养病的时候,父亲总算有时间教勇哥英文和地理,闲话的内容是诸如美国和阿拉斯加的关系什么的,然后,勇哥说,父亲41岁就挂了。领了七万多块新台币的补偿,都不够付医药费。

勇哥父亲的遭遇,让我想起台湾著名编剧,同样是来自九份的吴念真。他的父亲也是九份矿工,也是得的矽肺病。生命末期时罩着呼吸器躺在医院里。在孩子们进行最后一次探望后,他从医院的四楼打开窗户径直跳了下去。那是一个台风的夜晚。儿子记得父亲生前说过,“我的丧事你放心,因为你父亲帮过很多人。”果然当天晚上,母亲一个电话报丧,家里就都是那些五六十岁的朋友,都生有矽肺病,出殡的那天,那些呼吸困难的未亡老伙伴一步一抖地将老工友沉重的原木棺抬上了山。

001PAFuBgy6IcZI7AyKe2&690

001PAFuBgy6IcZLA2NJ43&690

这些,就是九份矿工后代对故乡和灰暗的青少年期间的记忆,是湿湿冷冷阴阴暗暗的悲哀,是矿村渔村和农村人一律无法甩脱的悲观的宿命感。大家现在都用几乎怀柔的口吻回忆那段灰蒙蒙的往事,它甚至被笼罩了某种文艺的情怀。但对于当时的矿山下一代来说,离开是必须的,他们必须离开矿乡和山城,这是家里的长辈对你唯一的期望,远远地离开故土,并且再也不要搬回来。如果九份暗湿的冬天使得衣物只能靠炭火烤乾的话,被九份往事阴渍过的青少年时光似乎也只能放进台北这样的城市烤箱方能妥帖收叠。七十年代矿业萧条后,九份95%的人口流失了,是全台湾流失率最高的地方,离开九份去台北,说起来都是很好听的一句话。留在这里的人都是没有出息的,回来的人也是。

3.

勇哥全家也都在七十年代一股脑儿地离开了九份。现在勇哥是家里唯一回来的人。离开时,他15岁,回来时已经35岁。他30岁时就向老板提出要辞职,当时他是房产经纪,花了五年时间,老板终于准许了。勇哥说,那五年最痛苦,人在台北,心在九份。他母亲觉得他回来是吃土,顶多三五年就会乖乖回台北,可是他已经回来了18年。但母亲再也不要回来了,勇哥说,她已经变成了一个都市人。

001PAFuBgy6IcZNSZjO80&690

001PAFuBgy6IcZT3SqE04&690

如果在台北等待回九份的那五年是勇哥最痛苦的日子的话,在九份捡拾漂流木的那一年大概是他最开心的一段日子。那是2004年,台湾遭遇五十年不遇的风灾,将山上的树木一路劲吹到海边,政府规定谁也不准捡,怕是那些山老鼠在偷木头(当时有所谓的“山老鼠”偷偷在山上砍树,然后通过溪水将木材运下山来出售牟利),于是政府宁可在海滩边焚烧这些因自然灾害落到山下的木材,连烧七天,不惜破坏海滩自然生态。勇哥觉得这种规定愚蠢,他就每天从山上到海滩边去捡一块漂流木,持续一年,大概也把海滩上的余木捡得差不多了。起先那些木头是目的,到后来就是一个借口,每天可以步行下山,负重上山,一个多小时的筋骨劳动,还可以顺便在海边发一下呆。一年过后,他家门前的木头堆满了,他体检的身体指标也都奇迹般地正常了。

这些木头后来都被他巧妙地嵌入到了他的民宿,成为扶手,楼梯,茶几,阁楼,雕塑。他对自己的房间有各种想法,然后可以有时间有闲情有料作地动手改制,让每个房间成为他的创意实验室,是他想做民宿的客观原因。而主管原因则是,九十年代和梅姐从台北回到家乡,本来其实准备退休。可是勇哥发现因《千与千寻》和《悲情城市》而被曝光的九份已经不再只是艺术家的清净遁世之地,蜂拥前往九份旅行的台湾年轻人把这里搞得乌烟瘴气,完全是个派对场,破坏了当地人的生态,他决定做个榜样,要让游客和当地的生态契合,因此他决定索性开个民宿。他也要对的人来九份,让那些游客发现九份的文化底蕴和艺文气息,所以他和伙伴一起成立了九份矿山文化艺术基金会,用艺文推动本地,而不是让只住一夜或者只停留两小时的旅游巴士客人,留下喧哗和垃圾扬长而去。勇哥还写了一本册子,告诉大家怎样玩这里,附近又有那哪些好玩的地方,设计了五条线路,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让本地的民宿持续性地经营下去。他现在在休假的时候,还会去马来西亚一些离岛,义务帮助那里的一些农村和渔村进行社区改造,分享自己的九份经验。

4.

001PAFuBgy6IcZUjcTzed&690

一直在屋角敲着电脑的梅姐接听了一个电话,有两个今夜借宿勇哥和梅姐在山上另一处民宿“望琴海”的客人刚抵达基山路口的公车站。我便和勇哥一起开车去7-11便利店前接这两个宁波来的女生。听到两个女孩子紧张地说,明天一定要早起,旅途中的某一天一觉睡到十点,真是太不应该了。勇哥听了下一跳,又用他很“あほう”的口吻说:“姑娘们,你们是来这里拼命啊?”

到了“望琴海”,我便顺便到他楼下的工作室。在这个工作室里,勇哥会花去除了打理民宿,日常生活之外,他时间的另一个重要的三分之一。说是工作室,其实是他的大男孩游戏室。一进门就是桧木的清香扶摇直上,里面散落着一些他进行到一半的木工作品,门外还整齐地堆放着他十年前捡的那些木头。进门处的地上,还有一块雕了“讲颂俱乐部”字样的木招牌,显然已是弃置多时了。勇哥解释说,讲颂就是讲爽的意思,以前一群在九份做民宿的人谈天,聊聊社区的事,一聊总是聊到半夜十二点尽兴散伙,现在民宿国际化,客人多了,大家都忙了,没空聊了,他只能把那块俱乐部牌子带回了家。反正年纪大了,也更喜欢独了,就自己和自己讲颂好了。

勇哥当时正在他的工作室制造他的风帆船,用泡沫塑料做船体,20年前的一件旧的蓝色雨衣做帆,“不然雨衣浪费多可惜!”而且这样的风帆,他是真的要准备让他接受海浪的洗礼的,他会用他去海岸做些漂流。他还自制了一个独木舟,停泊在海边。他说,“人家问梅姐,你老公做什么的,你就可以说,是做造船业的!”他顿了顿,又很“あほう”地说,“以后我开始做飞机了,那就是进军航空业了!”

“对民宿的未来发展有什么计划?”我问。

“现在我们一共有九间,计划在未来将它们收缩成五六间,不然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成为负担,就不好玩了。”勇哥说。

告别勇哥,我没有直接回对面的家,而是沿着仑顶路,向竖琦街的方向走去。经过九份国小,那是勇哥的母校。现在只有70多个学生的九份国小,鼎盛时期最多有学生2000。三十年前的九份国小虽然榕树没有现在硕壮,但并无围墙,学生可以在操场仰观鸡笼山夕照。勇哥曾在此享受他在家乡最后的一段美妙时光,上课铃响前五分钟才爬起床都来得及。

 001PAFuBgy6Id06pDbY5a&690

(曾经的九份国小,photo by 郑桑溪)

001PAFuBgy6Id07DdjQ7a&690
(曾经的竖崎路,photo by 郑桑溪)

九份国小下的阿柑姨芋圆店,那个在旺季会有游客排长队到让人不得不放弃的地方已经关上了门板,九份的一天在19:00就已然收官,九份的游人潮已然退尽。我站在九份的半山之上,眼睛底下,雨帘子里,九份灯笼的颜色,开始显现出侯孝贤在《戏梦人生》里展现的那种红,那种“中国人的神明和祖宗牌位上的那种红的烛、红的漆”的红,那种古老很久的,暗暗的红。此刻九份的街道,红灯笼的数目终于胜出了人数,九份棋盘般的路面开始越夜越好看起来。

我似乎隐约听到了窄窄的石阶梯上,七八十年前的木屐敲打地面的笃笃声渐渐响亮了起来,一股老早以前的人群开始渐渐进入到了我眼前这幅画面,他们穿着七八十年前的衣服:家眷们前往竖崎路和轻便路交叉口,名之为升平座的戏院,去看一场热闹的歌仔戏;矿工和老板们则前往基山街,在沿街一家家的酒楼茶室撞球间和俱乐部中找一间,度过一个大碗喝酒之夜,“赚溜溜吃溜溜,矿山人,落地上就是我们的……只要第二天去挖,就有金子……每天的金子够钱买米,我们的米罐不会空……上品送九份,次品送艋舺……最美的女人到我们九份的酒家赚钱……”

001PAFuBgy6Id0eaEU808&690

谢谢勇哥用本来可以发呆的时间给我讲的好故事!

QQ图片20140421142857

邓妈妈带着我们的胃“过一天他乡的生活”

001PAFuBgy6HOoZ7Y3r5d&690

(和爸爸住在邓妈妈的“台南.这里”民宿)
整理照片,看到了“台南.这里”的民宿主人邓妈妈亲切的脸。那是在窄巷咖啡,台南门最窄的咖啡店。如果要搬大件东西,必须得通过窗户吊装,是我们小时候很多人所拥有的搬家记忆。
001PAFuBgy6HOp1r2x826&690
(邓妈妈在窄门咖啡的窄弄里,穿着她结婚时买的裙子)
那天,64岁的邓妈妈穿了一身得体的裙装,我说邓妈妈,你这身裙子穿在身上很漂亮啊。她没有像一般中华妇女那样立刻斩钉截铁地反驳:“哪里哪里,难看死了!”曾经开过二十几年幼儿园的邓妈妈大大方方地说,“谢谢哦,谢谢,那是我结婚时候买的。”就好像她指着民宿客厅里的家具和音响,也会说:“那是我结婚时的嫁妆哦。”好像三十多年发生的结婚那件事,只是在昨天那样,而一切竟然还好像是新的一样。惜物的人也同样被值得珍惜。
初到台南那天,邓妈妈就花了半天带我们从高雄县的达港渔市吃到台南市区,好像progressive dinner,从前菜吃到甜点,从日照三尺到夜幕降临。邓妈妈精力十足旺盛,她说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来的话,她就索性骑摩托车载我吃遍台南了(十足让我想到了我的西贡时光!也是坐着摩托车,一顿饭吃一个下午五个不同地点的节奏),现在她则开着她的佳美汽车,气势十足地带我们横扫了中华西路一段的小卷米粉,康乐街南兴鳝鱼意面的麻油鳝鱼和腰子,保安路上的米糕和虱目鱼羹,都是她执意要我们品尝的老字号的,她记忆中的府城风味美食。
001PAFuBgy6HOqfa8Yc14&690
001PAFuBgy6HOqfNr1qec&690
(和邓妈妈逛高雄县的达港鱼市)
分手时已经是晚九点了。我们说明天我们自己玩好了,她说我要带你们“去-吃-好-吃-的!”我说那我们中午碰头好了。她疑惑地说,那你们的早饭呢?从早饭开始,我就要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和我们告别后,邓妈妈提着一袋子在达港渔市买的贡丸和小卷米粉处打包的小卷,继续向婆婆家里驶去。她婆婆是常熟人,跟着国民党军官的丈夫49年到了台湾,老婆婆还说常熟话,做好饭会对小辈说“熬少熬少”,就是快点来快点来,小辈们都听不懂,心想什么“好烧好烧”啊,菜又没有那么烫。邓妈妈还说老婆婆喜欢吃一种核桃一样的坚果,但又不是核桃,台湾没有,她讲不出名字来,每次大陆来亲戚都会帮老太太带。爸爸说是香榧子吗?她说,对,对,就是那东西!
001PAFuBgy6HOqjCbff9d&690
(和邓妈妈品尝中华西路一段的小卷米粉)
91岁的常熟婆婆正等着她打麻将。她们那晚将会打八圈麻将,会打到半夜一点半。
第二天八点,邓妈妈又精神抖擞地载着我们前往在她口中“不错吃”的府前街的圆环顶粽子店和开山路的友诚虾仁肉圆的路上了。
谢谢亲爱的邓妈妈,你让我们有机会像一个真正的自在客一样,“过一天他乡的生活。”
001PAFuBgy6HOqoxoQG5a&690
(保安路上的米糕)

001PAFuBgy6HOqoJxKm96&690

(康乐街上的麻油鳝鱼)
001PAFuBgy6HOqoZSzycc&690
(邓妈妈带我和爸爸在圆环顶粽子店的早餐)
001PAFuBgy6HOqzPMLy9c&690
(邓妈妈说,这个麻辣臭包子,我也没有尝过啊!)

浪点冲浪民宿 生活只为了冲浪

民宿主人阿贤,是个不折不扣的衝浪人,打从22岁那一年,在垦丁白砂的海浪上,成功的站在衝浪板的那一刻,就打算决定要留下来了,也许下了一个愿望,為了喜爱的衝浪生活,一定要在垦丁落地生根;当兵退伍后,经过6年在渡假村工作生活,上班前衝浪下班后衝浪是生活唯一的乐趣,嫌钱赚得不够多离梦想还狠远,於是和女朋友阿梅一同放弃了主管职务,到澳洲打工渡假了一年,前前后后,经过十年的努力,完成了属於自己的民宿。

lang1

阿贤当兵是在特种部队服役

lang2

渡假村上班中的阿贤

lang3

澳洲打工渡假的阿贤与阿梅

lang4

衝浪是生活的一部分

爱上衝浪是一件狠疯狂的一件事,生活上大大小小的事都会跟衝浪有关系,就连自己的民宿也充满著浓浓的衝浪风格。除了民宿的主体建筑物外,其餘的家俱和装潢皆是阿贤和阿梅一手包办,原本对木工完全没有经验,一步步嚐试学习,慢慢地从失败中成长,最后打造了属於自己的特色家俱。

lang5

来自大自然的构想

lang6

全部的家俱都是由自己手工制作

lang7

阿梅手工的厨柜

浪点衝浪民宿并不是一个靠海边华丽的民宿,但确是位在恒春镇上最热闹最方便的地段,闹中取静,想吃恒春的小吃,出门走路几分鐘就可以到达,想去海边玩水、衝浪,也仅有几公里的路程(最近的南湾约3公里),这也是阿贤考虑把家盖在恒春镇上的主要原因,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靠海的房子太贵了(泪)。民宿邻近的景点有南门、阿嘉的家、恒春老街、东门、出火。离恒春转运站只有300米,恒春的美食走几步就有囉!!  浪点民宿不只提供平价、舒适的住宿环境、方便的交通路线,其实我们更希望您可以和我们一起体验垦丁的生活,和我们一起体验刺激的衝浪、一起吃当地的美食、一起与您分享恒春的生活,跟著我们,您一定会带走著满满的幸福回忆,see you soon!!

lang8

衝浪主题双人房

lang9jpg

衝浪主題四人房

lang10

手工波浪水泥墙

lang11

窗外的晚霞

lang12

家里的四隻宝贝

lang13

阿贤的衝浪教学时间